我在“历史上的今天”(9月19日)之所见或所思或所为(摘自日记)​

中华诗词库 时间:2022-09-21 23:24:51

我在“历史上的今天”(9月19日)之所见或所思或所为(摘自日记)​

2004年9月19日 星期日 晴
上午到南京路、福州路各书店走走看看。
上次在多伦路一卖字画的店铺里,向老板打招呼,能否拍摄张森的一幅字,被回绝。
她说,别的字画都可以拍照,惟独名家的不能,怕仿造。
我也临张森的字,临的有点像不是很难,只要化工夫,但想临得足以乱真,岂是容易的事!我想她是多虑了。
今天在南京路朵云轩楼上挂着标价卖的张森的两幅隶书,有冒假之嫌,道理说不大出,反正有这个感觉。
现在社会上高手很多,为金钱所驱使,专做着临摹名家字画,又署名家姓名,以哄骗买家赚取利润的营生。
以前在读夜大时就听张森说过有人冒充他书法作品的事。
这样看来,那位女老板的顾虑实非多余也。
不过,如果我学像了张森的字,写了出来,一定会堂而皇之地署上自己的名字。


2005年9月19日 星期一 晴
今昨两天,上海气温达到35摄氏,光照强烈,空气燥热。
从气象学上说,入秋后气温连续两天达到35摄氏,就属俗称的“秋老虎”天气。


2007年9月19日 星期三 大雨
看《曾國藩日記》。
曾除了應付公務外,幾乎每天都要讀書和寫書法,在日記裏時見“看書廿頁”“看書十五頁”“習字二百”的記載,可謂勤奮。
因為看《文匯報》上一則關於當年延安文藝座談會的書摘,就找出毛主席在那時的講話流覽了一下。
看毛主席的講話,給我的感覺是沒有套話,意思深刻,但語句平實,而全無現在普遍存在的文風問題。
“韋帕”颱風晚上與上海擦肩而過,警報解除。


2008年9月19日 星期五 多云
看《唐宋词审美文化阐释》。
整理自己以前写的刊登在小报上的诗文。
回华谊杨xx邮件:杨总:谢谢你对鄙报的关心。
你提到的第一点意见,道理上是对的,只是在具体操作上会遇到一些困难,如做双标题时为凑字数就不得不将主角的职务写上去,有的还要写全,但我们要尽量避免,因为正如你说的,这既涉及文风,也为了简洁文字。
而正文中避免重复出现领导人的职务,则是绝对应该的,也是能够做到的,也会被领导接受。
对你提的第二条意见,我是这样想的的,我的诗歌反映的意思不是爱或不爱祖国,而是怎样爱祖国,爱祖国在心中是恒有的,而怎样爱祖国,即以什么样的方式爱祖国,则是因时而变、因地而变、因自己的遭遇而变、因自己所具有的能力而变,所以灵光一闪、若有所悟,认知了一种爱祖国的方式,就是情理中的事了。
我在诗中用了“瞬间”,就表明我在为以我一介书生怎样爱祖国而苦苦思索而终于若有所得,以至有些喜不自胜,忙不迭地付诸笔墨。
不知道我的说明或解释对不对?不过,我还是非常感谢你,你的意见会使我时时警戒:为文要慎重,立求做得完满一些。


2009年9月19日 星期日 晴
今天上班。
看历史笔记和郑振铎日记各三则。
郑振铎记:某君喜欢婉约词,不知是本人性情风情旖旎而喜欢之,还是受其熏染陶冶而性情变得心境温婉?上午参加由x书记召集的党建汇报事项讨论会。
下午处理公司职工“世博征文”选编与公司离休干部好儿女专刊事宜。
晚上到小江(印书者)处取小样和封面样纸,他让最晚24日定稿。


2012年9月19日 星期三 多云
早晨看完看《张之洞》(下册)。
张在军纪大臣任上去死,留下最后一句话是:我的一生心血都白费了。
整理创建台账。


2014年9月19日 星期五 雨
看德国叔本华《论文集》、唐人的《草山残梦》第二册(海南覆师)四页。
德国叔本华《论文集》至今天看完。
叔本华是哲学家,他的哲学是意志哲学,中心可归结为:人的生存是由人类的“意志”决定的,个人是无能为力的,如两性结合不全是彼此爱慕,而是受制于种族繁衍的需要。
这就导致了他的哲学染上了悲观主义的色彩。
看[宋]王灼《碧鸡漫志》,内有“荆轲易水歌”:荆轲入秦,燕太子丹及宾客送至易水之上,高渐离击筑,轲和而歌,为变徵之声,士皆涕泪。
又前为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复为羽声慷慨,士皆瞋目,发上指冠。
轲本非声律得名,乃能变徵换羽 于立谈间,而当时左右听者,亦不愦愦也。
今人苦心造成一新声,便作几许大知音矣。
·改案例。


2016年9月19日 星期一 多云
看唐德刚《晚清四十年》和丁法章《我的新闻人生》。
早上体检。
下午整理19日出版华谊报资产公司专版资料和写给集团党办关于职工对十八大六中全会的期盼。
晚上到位于复兴中路的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观看华谊集团纪念长征文艺演出。


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 阴
读《中国近代史上的关键人物》、罗贯中《三国演义》、李泽厚《美的历程》。
慈禧本来想修复圆明园,后来不得已就修复了颐和园,耗资三千两银子,其中的二千两是从建设海军的费用调拨的。
当时,慈禧即将六十岁,要举行寿仪,下面的一些人想以颐和园作为寿礼献给慈禧,以讨她的欢心。
这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则是中国的海防形势很严峻,特别是邻近的日本,对中国虎视眈眈。
朝廷中的有识之士呼吁加强对海军的投入,但他们到底敌不过慈禧那班人,于是建设海军的费用被挪用了,致使这期间有十年海军的装备没有改进,而大大落后于列强特别是日本。
这一状况使中国最后尝到了苦果,在甲午年的中日海战中面对强大的日本海军几乎无从施展,最后全军覆没。


2018年9月19日 星期三 多云
看黄卓越/党圣元等人《东方闲情》、林语堂《生活的艺术》、二月河《乾隆皇帝(二)》。
写《2018年9月19日上海电台103.7频道早晨七时的“早安新发现”的互动话题:什么食物的味道是和以前的一样/我的应答》:我此时正一边听着“早安新发现”广播,一边吃着杏花楼的五仁月饼,感到月饼的味道和以前的一样,甜中有咸,油而不腻,塞在嘴里有饱饱的满足感,正适合我的口味。
变的是,以前大人是把月饼切成一块块菱形状,大家分着吃,而此时我是一个人吃一个,比较起来有点奢侈。
·(播出了)练书法。


2020年9月19日 星期六 阴雨
看二月河《雍正皇帝(一)九王夺嫡》(第二遍)、杨海明《唐宋词史》、江勇振《星星•月亮•太阳——胡适的感情世界(增订本)》、陈巨来《安持人物琐记》。
昨晚上和今上午看网上登载的萧木《海燕与太阳——张春桥的心路轨迹》(不全,聊胜于无),很有意味。
此文是文汇报记者郑重写的在香港出版的《张春桥大传》的代序。
在香港出版的这本书当然在这里是看不到的。
十几年前,徐景贤写的《十年一梦》在香港出版,大陆出了盗版本。
现在管得严,这类盗版本已看不到了。
从零星的介绍觉得,郑重的这本传记比叶永烈的那本要写得耐看。
•陈巨来《安持人物琐记》中有一记载:章太炎一次和拜访而来的客人吃米粽,桌上一碟放着白糖,一碟盛着墨汁(他刚才就着这桌子写字),边吃边聊,不知不觉就蘸着墨汁吃粽子,弄得满嘴墨黑,客人处于礼节,没有提醒,竟一直吃下去了。
我由此想到习近平也讲过类似的故事,只是主人换了,就是中国第一个翻译《共产党宣言》的,后来做了复旦大学校长,年轻时的陈望道。
真是无独有偶,世上学问好的,不乏这样的人。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 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QQ:646431665,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下一篇: 凤凰画馆记
热门文章